一根棒棒糖“引发”的中央美院设计学院教改实录

分类:艺术体育考试 时间:2018-10-12 阅读量:

  三年多过去,赵迟仍然清晰地记得拿到一张考卷和一根棒棒糖时的惊讶。这位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大四学生回忆说:“当时懵了,心里吓一跳。和考前班的套路完全不一样。”

  2015年3月7日上午考“造型基础”,下午考“设计基础”。除了一张试卷外,每一位考生在上午和下午分别拿到了一根棒棒糖。“造型基础”要求学生对棒棒糖进行写生,再用线条对棒棒糖进行组合表现。“设计基础”科目首先要求学生根据拿到的棒棒糖创作一张色彩表达,再根据品尝棒棒糖的味觉体验,对原糖纸的包装设计进行“再设计”。

  设计学院另一位大四学生许永强当时在央美附近的一处考点,第二场“设计基础”考试时,考场内已经空了一大半。他说:“很多人不知道到底要怎么画,干脆选择弃考。”过去,设计学院的题目主要考察学生基础的绘画技艺,并且有章可循,棒棒糖的考题打破了艺术设计类考试的传统。当时,学院买来充当道具的棒棒糖便有将近两万根。

  2015年3月,近1万名考生走入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分布在全国的考点。他们中间大概没有人会想到,这会是一次大变革的开始。

  从那时起,中央美院设计学院的反思开始指向设计学科的各个环节。招生考试、学科架构、评价体系、资源对接,每一个环节都受到了审视和反思。2015年,设计学院开始走上教学改革的道路。在中央美院设计学院院长宋协伟的构想中,教学改革本质上是一项系统性的改革,而设计学院教改要做的事情是随着时代的改变重新定义“设计”与“设计教育”的概念,突破传统产业设计沿袭下来的结构,提高师生的国际视野、让学生从被动变为主动学习、共享教师资源、使学院空间流动起来并将设计的各项资源共享。

  宋协伟是设计学院教改背后的最大推手,一路引领和实践改革的设计与落地。“今天是一个以‘不确定’为确定的时代,我们需要重新思考设计教育的未来。”2018年9月20日上午,有“设计联合国”之称的国际设计组织联合会(以下简称:ico-D)在中央美术学院多功能厅举行2018年北京平台会议,宋协伟发表演讲,介绍学院教改经验。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同行,宋协伟雄心勃勃:“我们要培养的是未来设计行业的领军者、行业规则的制定者。”

答案在风中飘荡

  一场艺术设计类考试,却给学生每人发一根棒棒糖,这是宋协伟的主意。他希望考察学生包括创造力在内的综合素质,而不局限于单一的绘画能力。

  如果从中央美院的校外走过,很少有人不被学校路边的画室广告牌所吸引。广告牌沿街林立,大有围校之势。宣传标语大同小异——用成绩铸造实力品牌,或用升学率定义王者,这些画室在圈子里也被称作考前辅导班,大多分布在北京的通州宋庄,全国各地的艺考生为了“央美梦”聚集于此,在考前班中学习的时间一个月到一年不等。设计学院教师薛江说,考前辅导班因为利润高,已经成为一条产业链,基本上所有参加美术艺考的学生,都会提前去上考前班。

  以往,中央美院设计学院的考题套路往往能被画室圈摸到规律。参加过2014年中央美院设计学院校考的一名考生回忆:“我们上考前班,基本都知道设计学院会怎么考,像‘素描’一般是考特定场景类。14年‘色彩’科目考的题目是‘奶奶家的厨房’,考之前我在考题班就有练过。”

  2015年,设计学院的招生方式不同以往。传统意义上的“素描”、“色彩”、“速写”和“创意设计”四大考试科目,被大刀阔斧地调整为只有“造型基础”和“设计基础”两门科目。“棒棒糖”的考题形式更是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考题改变的背后,宋协伟在布一个更大的局。他试图以招生考试改革为契机,改变对设计人才的识别和培养方式。

  2010年,宋协伟担任主管教学的设计学院副院长,他查阅了学院的教学设计相关资料,发现过去十余年间,学院的教学框架几乎没有过调整和变动。学院的招生考试题目也千篇一律,成为了应试的套路。他产生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过去设计产品,考虑的是造型美学、人体工学等等,现在智能化以后,科技改变了工业产品的价值承载方式,所有产品成为链条关系,设计已经由单一产品形态设计转向系统设计,有着上下的语境关系。但我们对设计人才的识别和考核方式还停留在过去的传统工业时代里。”他说。

  基于这些思考,他做出判断,设计学院的教学改革迫在眉睫,并且教改要从人才识别方式的改变开始。“棒棒糖”的考题于是横空出世,之后,设计学院每年的考题形式都让人耳目一新。2016年的“转基因鱼”、2017年的“鲍勃·迪伦”,再到2018年的“幸福指数”,几个题目相互间看似毫无关联,但背后却有着一套严密的思考逻辑。

 

更多精彩内容

教育在线 成绩查询

 

相关信息

 

教育在线 招考政策

  1. 1. 所有内容为机器自动选取
  2. 2. 本站为广大考生提供招生考试政策等信息查询
  3. 3. 如侵犯您的权益 ,请联系站长删除。感谢那些为互联网做出贡献的个人和团体!